香蕉app免费下载看

() “那姐姐,你快去给我借个望远镜来,我要买册子里的下面几个物件。”楚然然觉得姐姐简直太聪明了,连这样的想法都能想到。

简直就是个小天才。

楚丽丽端着最宠最爱妹妹的好姐姐人设,自然是很快就找来了望远镜,送到了楚然然的面前。

就楚丽丽出去找望远镜时,便错过了陈涛给霍季凌发短信的画面了。

“这个城堡,我很喜欢,我买下来。等一等,姐姐,我看不到,你帮我看吧。”用金子做的城堡,特别的漂亮。

毕竟是金子做的,闪闪发光那是必须的。

而且哪怕不近看,都能看得出来工匠师傅巧夺天工的手艺,超赞。

不说女生会喜欢了,就是男生看了也都忍不住想买下来。

但是在这里,并不是你想买就可以买得到的;更不是你钱多就能买,而是要估出与原本所有物持有人出的价格相近,且是价格离得越近才能买得到。

楚然然很着急,这已经是第十件物件了,也到了宣传册子里的三分之一,册也就三十三件东西进行对赌对估价。

如果这件也被李木瑶他们给估走,那今天三分之一的东西就进了他们手里。

“乖,然然不着急,姐姐帮你看,一定帮你买下来。”楚丽丽做了个深呼吸,无视掉陈涛那看戏的眼神,拿起望远镜,朝李木瑶他们那桌看去。

灵动学生妹的可爱私房

望远镜果然很清晰的就看到了李木瑶写在牌子上的数字,看到之后的楚丽丽并没有松口气的感觉,反而眉毛皱了皱,拿过笔在牌子上写上比与李木瑶相近的数字。

李木瑶写的是199,楚丽丽就写了个199.1。

是的,楚丽丽就只比李木瑶多0.1,她觉得这已经是所李木瑶最近的数字了。

看到楚丽丽写下数字后,楚然然激动的问道:“姐姐,这下我们应该能估对了吧?”

楚丽丽和楚然然一样,觉得这样肯定能估中的。

结果,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

金子城堡的价格就是198.9,与李木瑶估写的199只差了0.1而已。

这特么的……是的,楚丽丽在心底骂了很多句脏话!

都无法安抚内心的狂躁!

“啊?天哪,姐姐,我们没买到,瑶姐她真的太厉害了。一定是长得漂亮的人,运气就会特别的好。难怪以前妈妈总说,漂亮的面貌是可以聚财的!

显然瑶姐,她现在就是妈妈讲的这个道理。”楚然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,没买到自己喜欢的金子城堡,但是对李木瑶的喜欢与认可,却是越来越强烈。

对于楚然然她妈妈讲的这一套,漂亮可以聚财的理论,楚丽丽内心是反对的,排斥的,是厌恶的!但表面上却微笑着点头,认同,并安抚着楚然然:“是的,然然妈妈讲得很对,我们然然也很漂亮,以后肯定也能赚更多的钱。”

“嗯,我也是这么觉得的!”楚然然是个没脑子被捧杀般养大的,根本就听不出什么是反话,什么是真心话。

楚丽丽讲的,楚然然都觉得是真的。

况且楚然然就是比楚丽丽长得可爱得多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陈涛明明很烦十五六岁的楚然然总说喜欢他,爱他;陈涛却都在拒绝之后,无法无理楚然然,那是因为楚然然是真的单纯。

当然其中,还是因为陈涛的母亲与楚然然已经去世的妈妈,是闺蜜;依这一份情分,陈涛也会多照顾一点楚然然的。

“姐姐,这次没估中没关系,我们再看下一个。”楚然然安慰着姐姐,然后拿过了望远镜,决定自己按照姐姐说的那样去做就好。

第十一个物件拍了上来,是一套银制的套餐具,主持人介绍时就说了是古物件,买下来自己用那是肯定不行的;但是拿来送礼或者当摆架放书房呀,都很不错。

楚然然想买下来,送给爸爸。

看到李木瑶写下365.5时,楚然然想着刚才姐姐比李木瑶写的多了0.1,那她就比李木瑶少0.1好了。

当楚然然把365.4,让楚丽丽举牌吧。

就发现主持人报出的价格是366元,又是李木瑶他们那一桌得。

“姐姐,怎么会这样呀?瑶姐,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物件的价格呀?多一点或者少一点,都抢不过来么。”楚然然有些生气的问楚丽丽。

楚丽丽微笑着安慰着楚然然:“这会馆可不是你瑶姐开的,也不是她的朋友开的,所以,没有提前知道价格这一说。

只能说,你瑶姐的运气太好了!”

楚丽丽还是有些不信命,觉得李木瑶这样的运气太好,甚至连人抢都抢不走。楚丽丽甚至在想,如果他们多写一个数字抢不了,那多找几个人是不是把李木瑶前后的数字都写了,是不是就可以抢到?

楚丽丽能想到的,别人自然能也想到。

并且都不少人和楚丽丽一样付出行动买来了望远镜,结果没一个成功。

**

李木瑶并不知道别人为了买台上的物件,都在蹭抢她的运气。

当李木瑶真的连续十一件物件都成功估对最近的价格,并买下来后,蔡思秀脸上的沉郁散了很多,甚至说此刻的蔡思秀的脸上多了一些愉悦的表情:“果然是红国哥说的锦鲤呀!木瑶,谢谢你帮我买下这么多东西。

谢谢呢!”道完谢的蔡思秀,突然就有些理解红国哥,为什么要让她带着李木瑶一起来出差游玩散心了。

就是想用事实来告诉蔡思秀,有些东西并不是强求不来,而是你的运气不够好。

当你运气够好时,你想要什么,都能抓到手里来。

既然没有这样的运气,那就放手!

“蔡爸爸太夸张了,我才不是什么锦鲤,真的只是运气好些,这些数字我都是随便胡写的。”李木瑶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蔡思秀看向自己的目光好像过分的灼热了些,尤其是蔡思秀的那些小姐妹们的眼神,好像看见什么肉一般。

对,李木瑶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肥肉,便想离开:“蔡店长,十一我都帮估完价了,那我们能不能先走了?我肚子有些不舒服,想回客栈房间休息休息,可以吗?”